本期嘉賓:
  龔 正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東研究所助理研究員
  範鴻達 廈門大學政治系教授
  金良祥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西亞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
  主持人
 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魏香鏡 實習生 李紅陽 賀婷
  策劃:羅彥軍
  巴勒斯坦兩大政治派系法塔赫(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)和哈馬斯(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)2日在約旦河西岸宣誓成立新政府,標志著法塔赫和哈馬斯結束長達7年的分裂局面。
  “我們歷史上的黑暗一頁永遠翻了過去,再也不會回來。”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當日主持了聯合政府的宣誓就職儀式。哈馬斯方面也表示:“我們可以說,分歧已經被拋在腦後。”不過,外部的反應不一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薩基當日稱打算與巴勒斯坦新政府合作,目前無意切斷對巴援助。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3日主持安全內閣會議,決議拒絕與新政府交涉,並予以製裁。
  組建聯合政府是不是法塔赫和哈馬斯關係緩和的“轉折點”?聯合政府的成立是否意味著法塔赫和哈馬斯已經徹底向分裂歷史說“再見”?聯合政府的建立對巴以和談及巴以局勢有什麼影響?本期南方時事圓桌邀請了三位中東問題專家,就這些話題展開討論。
  經濟政治困境促使雙方“在一起”
  南方日報:法塔赫和哈馬斯的“分而治之”長達七年,雙方多次進行談判都沒有結果。為何此次就組建聯合政府談判成功?
  範鴻達:巴勒斯坦內部面臨巨大困難,還有強大的外部壓力,沒有任何一個力量能夠獨自面對。現在巴勒斯坦人民看不到未來和希望,認為各派力量在對待以色列的時候,已經完全沒有話語權。外部的國際環境和區域環境非常糟糕,包括阿拉伯地區的政治動蕩,對巴勒斯坦的生存和發展也造成了重大的衝擊。現在巴勒斯坦民眾都希望民族能夠抱團取暖。
  龔正:自2006年哈馬斯與法塔赫分裂後,雙方曾多次實現和解,比如2007年在麥加、2011年在開羅、2012年在多哈等地舉行過談判,併發表過和解宣言,只不過雙方沒有履行宣言。這次雙方的談判地點沒有在第三國,而是在本土進行的,凸顯出雙方強烈希望和解的心愿。去年埃及的穆爾西政權倒台後,埃及切斷對哈馬斯的供給通道,使得哈馬斯陷入財政危機,哈馬斯希望通過和解擺脫孤立無援的困境;法塔赫由於在巴以和談中未獲得實惠,更願意與巴勒斯坦兄弟進行和解,這樣可以振奮民心。
  金良祥:主要原因是以色列對和談的態度。巴勒斯坦方面認識到以色列並不想和談,各派政治力量認為內部的妥協和團結是當務之急,是未來在跟以色列談判和對抗的必要舉措。這對巴勒斯坦方面來說,是必須要走的道路。
  無黨派人士組成內閣難彌合雙方分歧
  南方日報:17名部長均為獨立人士和技術人士,不屬於任何黨派。為什麼會有這種人事安排?這樣的政治架構能不能彌合法塔赫和哈馬斯的分歧?
  龔正:這些部長是無黨派人士,屬於技術官僚,很多具有商人、律師、學者等身份,政治色彩比較淡。但是不少人是原來過渡政府中的官員,與法塔赫的關係比較親密。在部長的人選中,沒有看到哈馬斯的人,這種人事安排是哈馬斯退讓的結果。聯合政府成立儀式的前幾個小時,法塔赫和哈馬斯還在討價還價,說明這種安排不能彌合他們的根本矛盾。不過,在這種看似較為公正的政治架構下,可確保雙方在發生分歧時會有適當的出口。
  範鴻達:儘管這十幾名部長都是無黨派人士,但是他們仍然有政治傾向,都與法塔赫的關係更好。兩者能夠就聯合政府的內閣人選達成一致,說明雙方都願意妥協。不過,從內閣人選前後的出爐情況來看,雙方還存在很多分歧。聯合政府短期內無法彌合兩派長期的分裂。
  金良祥:根據以巴雙方此前達成的協議,以色列負責對運往巴區的物品征收關稅,並將稅款定期移交給巴方。在以色列看來,一旦聯合政府中有哈馬斯的成員,那就等於巴新政府支持恐怖主義,以色列可能會威脅扣留稅款。為此,從各方面考慮,聯合政府的成員中沒有安排哈馬斯的人員。以獨立人士為主的內閣成員,更加有利於法塔赫和哈馬斯的和解,不過,所謂的獨立人士其實偏向法塔赫,因此在這種政治氣氛下,雙方彌合分歧的程度很有限。
  哈馬斯政治化進程會加快
  南方日報:巴勒斯坦聯合政府成立後,表明哈馬斯將走進主流政治進程中,其一直堅守的“反以”、“反美”等理念會不會隨著身份的轉化而發生改變?
  範鴻達:以前哈馬斯能夠對社會中下層民眾提供社會救助,這使得它贏得大量民心。目前,埃及通往加沙的物資通道已經關閉,造成了哈馬斯的生存危機。如果得不到國際援助,下一步展開活動非常困難。為應對這些困境,不排除哈馬斯會調整自己的路線和主張,不會“一條路走到黑”。
  龔正:這些理念是哈馬斯這一政治組織的基礎和外部支持的原因,如果改弦更張了,這就等於自我否定。從目前哈馬斯的高官表態來看,他們選擇與法塔赫實現和解,並不是等於解散組織,而是為了更好地應對以色列。沒有任何跡象證明他們會改變自己的主張和理念。
  金良祥:哈馬斯的章程里有“不承認以色列”、“把以色列趕進大海”等“反以”立場。它不會輕易修改章程,但是面對新形勢,其政策也會與時俱進。最大的改變是,哈馬斯的政治化進程會加速。2006年大選哈馬斯曾進入議會,但是它遭到法塔赫的打壓和國際社會的排斥。巴勒斯坦議會下月恢復後,哈馬斯會通過議會的途徑在巴勒斯坦政治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,這也是哈馬斯政治化的表現。
  以色列或藉機拒絕重啟和談
  南方日報:聯合政府的成立對巴以和談及巴以局勢有什麼影響?
  龔正:巴以和談是老大難問題,不會因為法塔赫與哈馬斯實現和解,就會出現較大的變化。從短期來看,聯合政府成立對巴以和談並不是好事。原因是,以色列內部不想和談、否定兩國方案的聲音越來越占主流,以色列議會對巴勒斯坦強硬的聲音也很高漲。在這種反對和談氣氛中,巴勒斯坦成立民族團結政府,實際上給了以色列一個拒絕和談的藉口。
  範鴻達:如果聯合政府組建後能夠得到良好的運轉,對和談可能是利好消息。因為此前以色列不願意和巴勒斯坦和談的一個原因是,其埋怨巴方沒有一個合法政府。接下來的關鍵問題就要看以色列的表現,若沒有以方的配合,無論美國政府有多想推動和談,巴以也很難再走到談判桌上。
  金良祥:巴勒斯坦已經看清楚了,以色列同意會談,僅僅是給美國一個面子。以色列願意保持和談的進程,但並不願意真正地簽署協議。我覺得以色列會以巴勒斯坦成立聯合政府為藉口,拒絕重啟和平談判,或者以此話題提高談判的籌碼。
  美國對巴政府支持有限
  南方日報:美國國務卿克裡上周末曾致電阿巴斯,表達美方對哈馬斯在新政府中角色的“關切”。然而,巴勒斯坦聯合政府成立後,美國改口稱願意與巴新政府合作。美國態度轉變的原因是什麼?
  龔正:巴勒斯坦聯合政府成立後,國際社會的氛圍很不錯,很多國家表示歡迎。美國還表示要與聯合政府合作。美國表態積極,是因為新政府中沒有哈馬斯的成員,並且得到了阿巴斯對遵守“三點原則”的表態,即不使用暴力、承認以色列國、遵守以前簽署的協議。如果巴勒斯坦局勢有改變,比如哈馬斯在6個月之後的大選中再次取得勝利,那麼美國對巴勒斯坦問題的表態可能還會有變化。
  金良祥:美國態度的轉變說明其在和平進程問題上比較清醒。目前,包括奧巴馬在內的很多美國政治人物都認識到,美國對以色列的偏袒已成為其在中東地區的戰略負擔,極大地損害了自身的中東利益。現在的問題是,美國國會對奧巴馬支持巴勒斯坦建國、建立聯合政府的立場表示反對。在國內政治壓力下,美國對巴勒斯坦政策調整的步伐不會太快。
  範鴻達:從官方表態來看,美國對哈馬斯的立場沒有變化,始終不認可這個組織。不過,巴勒斯坦聯合政府成立之後,美國表示願意與新政府合作。這一方面是在支持巴勒斯坦內部和解,另一方面可能在向哈馬斯釋放信號,希望哈馬斯儘量走入政治進程中。  (原標題:巴勒斯坦結束分裂 巴以和談難言樂觀)
創作者介紹

I love You

ztptti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